您的当前位置: 首页 > 自身建设 > 调查研究 > 正文
"朋友圈"成"腐败圈" 两名"80后"的沉浮人生
发布日期:2018-08-23 11:46:46    来源:襄阳党建网    点击量 :    字体: [大] [中] [小]

前不久,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见证部工作人员侯健、综合部工作人员王文杰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并被采取留置措施。

侯健、王文杰都是“80后”,本应风华正茂、前景光明,却陷入了违纪违法犯罪的泥淖,令人唏嘘、催人反思。

扭曲:头脑灵光“会来事”

1985年出生于枣阳市的侯健,是一名农家子弟。2004年至2009年,他在某部服役。艰苦的成长环境使侯健养成了朴实无华、积极阳光的精神面貌。

2011年,侯健成为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聘用人员,其所在的见证部负责开、评标项目现场资料的收集整理和现场的管理见证,对评标专家的考核,以及办理评标结果公示和中标结果公告等工作,属关键要害部门。“平时说话办事,很会察言观色,特别会来事!”据知情者透露,侯健参加工作后适应能力强,待人接物灵活,但是后来感觉他吃穿用越来越讲究,为人有点“高调”。亲朋好友也总是劝诫他要谨慎行事,千万不能触犯党纪底线。可侯健一句也听不进去。在侯健看来,拥有企业老板这样的社会关系自己有面子,多个朋友多条路。

涉案的王文杰生于1988年,先后在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法规科、审查科、监督科、综合部等4个部室工作。相比侯健,王文杰社会关系虽然单纯一些,但他的法纪意识同样淡薄。

面对金钱和物质的诱惑,面对不法商人的围猎,两人没能把握住自己,心态逐渐发生变化。

查处庞公大桥PPP监理项目招标腐败案时,市纪委监委指定樊城区纪委监委对侯健、王文杰采取留置措施。

沉沦:“朋友圈”成“腐败圈”

在交易中心工作,侯健经常同企业老板、评标评委打交道。

一次饭局上,侯健结识了招投标市场掮客、无业人员周某。此后两人频繁接触,侯健十分羡慕周某的生活方式,享乐思想逐步膨胀。

渐渐地,侯健把越来越多的时间和金钱花在灯红酒绿上。他坦言:“当看到他们一顿饭的花销超过我一个月工资时,我心里开始有点不平衡了。”

2014年,侯健装修房屋缺钱,周某“仗义”出手,借给他5万元。“讨好侯健就是放长线钓大鱼!”周某交代,自己不要侯健还款,就是看中他手上潜在的职权今后能发挥大作用。

“心里清楚他有求于我,所以我后来也就没有还款的打算。”侯健说,在见证部工作时间长了,自己也渐渐摸到“门道”:自己负责对评委评标打分进行管理、见证和考核,能合理合法地接触到评委,可以帮助投标企业打招呼。

通过周某,侯健又同一些不法企业老板相识,成为一些饭局的“座上宾”和众人腐蚀拉拢的对象。

2015年3月,枣阳某工程项目通过交易中心对外招标,某公司经理刘某请托侯健关照。在次日开标前,侯健请托评委孙某给予打分照顾,成功帮助该企业中标。为此,刘某贿赂侯健8万元,侯健又给评委孙某1万元。

打个招呼就能获得高额回报,侯健庆幸自己找到了生财之道。开上好车、住上好房,吃好的、穿好的,侯健收钱之后也从最初的胆战心惊发展到理所当然,直至骑虎难下。

疯狂:“收不住手,刹不住车!”

“想中标,找侯健。”靠着几笔“业务”,侯健“能办事”的名声传开,他开始想方设法为投标人提供非法帮助。

一次,侯健在家中病休,某企业为融洽关系,办理了5张面值1000元的购物卡送给他。

2015年6月,某公司在交易中心招标东津新区某道路景观绿化的工程监理,侯健受该公司宋某请托,趁收取评委手机的机会向评委王某打招呼,帮助该公司中标。侯健获得4万元“感谢费”后送给评委王某现金3000元。

2016年,庞公大桥PPP监理项目对外招标,周某联络相关企业围标,以达到不法目的。侯健应周某及相关企业请托并帮助对方中标,先后收受周某贿赂5万元、企业人员董某贿赂4万元。

经查,2014年至2017年,侯健利用工作便利,收受投标人周某、董某等人钱财,通过给评委孙某等人打招呼、送钱,帮助周某等人中标。侯健收受周某、董某等人钱财13次,共计53.4999万元;给评委孙某等人送钱6次,共计4.1万元。

其间,有关部门曾找侯健谈话,然而他并没有把组织的提醒和批评听进去,依然不收敛、不收手。侯健坦承:“最后已经收不住手,刹不住车!”“他把聪明都用在了歪门邪道上!”据办案人员介绍,侯健曾通过调整标书发放顺序、摆放位置等办法与不法评委暗通款曲,作案隐蔽性很强。

此外,一些不法企业还盯上交易中心其他岗位人员。

2016年12月,某公司经理李某找到综合部工作人员王文杰,请他帮忙中标。王文杰请侯健帮忙,使这家公司成功中标。经查,王文杰多次收受李某钱财共14万元,并给侯健钱财两次,共5万元。

案发:“感觉早晚要出事!”

3月26日,正照常上班的侯健被采取留置措施。侯健事后说:“感觉早晚要出事,但是没想到会这么快!”

听说侯健被带走,王文杰有点害怕,也做了一番思想斗争,但他还是心存侥幸,“想坦白但又害怕”。

4月24日,王文杰被采取留置措施。

在强大的思想政治教育和强有力的证据面前,侯健、王文杰不得不低下了头,交代违纪违法事实。“很对不起家人……”“我主动交代问题!”唱国歌、重温入党誓词、学党章党规,在专案组组织召开的一次党日活动上,侯健深受震撼,主动进行自我批评。“所谓的密不透风、无人知晓,只是自欺欺人。”“我对不起组织、对不起家人……”目前,33岁的侯健、30岁的王文杰如梦初醒,时常以泪洗面。

衣服的扣子扣错了,大不了解开重来;人生的扣子一旦扣错,便再无机会,即使从头再来,但代价已然付出。侯健、王文杰走上违纪违法道路,究其原因还是自身理想信念不坚定,与老板勾肩搭背后理想信念扭曲、价值观崩塌,最终走上违纪违法犯罪道路。

这起案件为公职人员敲响了警钟:要净化朋友圈,多交诤友、益友,不交损友、佞友;要在不断锤炼党性上下功夫,在廉洁上下功夫,补足精神之“钙”。同时,这起案件警示我们,要刮骨疗毒,扎紧制度笼子,加强招投标领域制度建设,堵住监管漏洞。

(来源:《襄阳晚报》2018年8月23日)

[责任编辑:南漳县委组织部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