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当前位置: 首页 > 典型风采 > 优秀共产党员 > 正文
大山深处 退伍军人坚守加油站 夫妻11年没能回家过春节
发布日期:2017-02-03 08:00:00    来源:    点击量 :    字体: [大] [中] [小]

从武汉市区到襄阳南漳县城,全程300多公里。再从南漳县城沿着县道盘山公路穿越山顶和谷底,80多公里路程开车需要两个多小时。23日,记者跟随中国石油湖北石油分公司新春走基层的队伍,来到了大山深处的中石化襄阳石油双坪加油站。这里,有一名坚守油站11年没有回家过一个春节的站长。
应征入伍荣立二等功
伤残转业成为石油人
加油站背靠河沟和大山,早上太阳还没出来时,气温低到零下几摄氏度。记者站在室外冻得手脚几无知觉。“这还不是最冷的时候,下雪后更冷。”身穿蓝色工装的陈德明告诉楚天金报记者,冬日晚上半夜被叫起来加油时,常常冻得全身发抖。
陈德明是站长,今年51岁。刘永红与他同岁,这个站原来只有他们夫妻两人,今年妻子退休后,又招了两个年轻人。但是刘永红仍然常年在加油站义务帮忙。
1977年陈德明应征入伍,从南漳薛坪大山沟里到了甘肃酒泉卫星发射中心。1979年10月,在一次卫星发射时,陈德明和他的战友们忙得四天四夜几乎没有合眼,就在第四天吊装一个大型设备时,一次事故让他失去了左手食指,左手丧失了部分功能。那次他荣立了二等功,也留下了7级伤残。
1991年5月,陈德明转业到襄阳石油南漳分公司,先后在油库和机关工作。2006年7月,他带着妻子一起来到了公司“最让人操心的”双坪加油站。因为那里是大山区,加油车辆少,把它关闭了吧,前后40多公里没有一座加油站,车子根本加不到油。不关吧,3天也加不到1吨油,没人愿意在那待。
山洪暴发都往山上跑
他们俩却守着加油站
当时双坪站的两台加油机锈迹斑斑,营业室也只有五六平方米,两个储油罐放在后院里,门前的马路是用石渣简易铺成的,已破损得大坑小洼。车子加油只能站在营业室外的马路上,遇到下雨还要为顾客撑雨伞。
就在他们刚接手的7月23日,两条山涧河流一起汇集到双坪这个小地方,山洪暴发了,加油站里的水有半人深。只有几十户人家的小街上,人人都跑到山坡上,唯独陈德明两口子上到加油站的房顶上,生怕加油站的油品和设备被冲跑。洪水过后,加油站里冲积了半米厚的泥沙,夫妻俩挖了3天才将其清理干净,由于他们精心的守护,加油站财产没有受到任何影响,储油罐也没有进一滴水,3天后就恢复了营业。
加油站距公司太远,10年来,妻子刘永红回县城的家才20次,每逢开会或报账时,都是丈夫陈德明坐拉煤的车回公司一趟,在当天又坐拉煤的车回油站。80多岁的老母亲靠弟弟一家在照顾,女儿从初中到上班,每次放假都是回到大山沟加油站这个家。过春节了,他们有时会把母亲接到油站过年。
司机一个电话有求必应
骑摩托跑进山里送柴油
陈德明夫妻接手时,双坪站一年的销量还不到80吨,晚上也不营业,只能为一些小摩托、小三轮加些油。陈德明夫妻俩看在眼里,急在心上。他们先从加油站前的马路上动手,用人力车从附近的山坡上拉石渣,用了十多天将门前的200多米路铺垫得平平坦坦,拉煤的大车于是渐渐固定在那加油。
从煤矿到县城过往的司机们都把陈德明夫妻当成了好朋友。很多司机到加油站加油后,会顺便休息休息,有时候赶上吃饭时,就在他家随便吃点,就像一家人那样自在。凡经常跑这条路的司机都知道陈德明的手机号,不论遇到什么需要帮助的,只要一个电话,陈德明有求必应。
2012年6月15日晚上8点多,司机魏新富打来电话,说他的车在靠近宜城刘猴镇的大山里没油了。陈德明拿起一个25升的扁铁桶装上一桶柴油,骑上摩托跑了近30公里的大山路,费了近1个小时将柴油送到老魏的车旁,老魏激动得抓住陈德明的手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2013年8月26日,南漳4A级景区春秋寨新修项目急需一点柴油,陈德明用摩托车将柴油驮到景区大门口,然后将装满25升柴油的扁铁桶扛上肩膀,沿着70多度的石板路,走几步停一下,走一段歇一歇,爬了380多级阶梯,用了40多分钟时间,将柴油送到了高空观光缆车的起点处。当时他身上蓝色的工装被汗水浸湿透了又晒干,晒干后了又浸湿,形成了一圈一圈的白色汗渍。因山顶景区施工处没有路,他只能连同柴油一起坐上高空观光缆车,将柴油送到距地面近千米的山顶施工处。
如今,陈德明夫妻俩把双坪站从一个五级小站提高到了一级大站的标准,油站销量平时能达到每天3吨左右。除了非油品销售,陈德明夫妻两人工资加在一起也不过四五千元。但是“守久了都有感情了,这里就是我们的家,只要还能动就要坚持下去”。
楚天金报讯 文图/本报记者周萍英 实习生黄茜茜 通讯员王志东 熊海

[责任编辑:liuyang]